了不起的盖茨比读后感一码中特高手论坛
发布时间:2019-10-06   动态浏览次数:

 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,搜索相关资料。一码中特高手论坛!也可直接点“搜索资料”搜索整个问题。

  展开全部小说通过完美的艺术形式描写了20年代贩酒暴发户盖茨比所追求的“美国梦”的幻

  盖茨比与黛茜的恋爱和分手本来是个很普通的爱情故事。但作者出手不凡,把盖茨

  比热恋的姑娘当作青春、金钱和地位的象征,当作*手段追求富裕物质生活的“美国

  梦”.盖茨比为了追求黛茜耗尽了自己的感情和才智,最后葬送掉自己的生命。他天真

  地以为:有了金钱就能重温旧梦,赎回失去的爱情。可惜,他错了。他看错了黛茜这个

  粗俗浅薄的女人。他看错了表面上灯红酒绿而精神上空虚无聊的社会。他生活在梦幻之

  盖茨比是20年代典型的美国青年。他的遭遇正是欢歌笑舞的“爵士时代”的写照。

  作者为小说设计了一个“双重主人公”尼克·卡罗威。他的重要性在许多方面不亚

  于主人公盖茨比。他既是故事的叙述者和评论者,又是小说中一个重要人物。他与矛盾

  着的双方都有千丝万缕的关系。他是盖茨比的邻居和朋友,又是黛茜的表哥、汤姆的同

  学,还热恋着黛茜的好友乔丹。他充当了盖茨比和黛茜分别5年后重新见面的牵线人,

  又成为盖茨比重温旧梦的批评者和他惨遭杀害的同情者。他虽然跻身于长岛豪华的住宅

  区,但他既不是汤姆所代表的“荒原时代”的精神世界的公民,也不是盖茨比所代表的

  盲目崇拜黛茜的脱离现实的梦幻世界的同路人。他代表美国中西部的传统观念和道德准

  则。他对于盖茨比追求失去的幸福的梦幻有许多中肯的批评,对于讲究外表而内心卑俗

  的汤姆和黛茜则进行了公正的鞭挞。盖茨比死后,昔日的宾客一个也不露面,黛茜则陪

  丈夫远远离去,尼克一针见血地指出了社会的虚伪和无情,使读者对于盖茨比所追求的

  小说采用第一人称的叙事手法,仿佛书中发生的一切都是尼克的亲身见闻,不加虚

  饰,令人感到亲切可信。尼克和盖茨比两人从陌生到认识,感情上既有距离,又有融和,

  富有多种层次的结合和区别,写得脉络清晰,恰到好处。这种把不同的观点巧妙地统一

  在一部小说中,使作品具有深刻的内涵和严密的结构,正是作者独特的艺术成就。

  作者在叙述中还运用了许多丰富生动的比喻,使人物的感情起伏和场景的变换增添

  了抒情的色彩。精采的比喻常常被用来渲染梦幻的气氛,表达精神的空虚。如尼克初次

  到汤姆家,看到黛茜和她女友贝克坐在沙发上“活像浮在一个停泊在地面上空的大气

  球”,后来才“慢慢地降落地面”。盖茨比在家里第一次与黛茜重逢时伸手去抓她的手,

  以一种创造性的热情投入了他的梦幻。“不断添枝加叶,用飘来的每一根绚丽的羽毛加

  以缀饰”。这些梦幻是“牢牢地建立在仙女的翅膀上的”。内涵深刻的比喻把盖茨比对

  小说还运用了象征的手法来揭示人物内心的活动与环境的冷酷。比如:西卵码头尽

  头有一盏绿灯,盖茨比常常在晚上孤独地望着它,伸开双手想去拥抱它——那青春和爱

  情的象征,仿佛是黛茜的化身。小说末了,尼克又想起了盖茨比信奉这盏绿灯,似乎近

  在眼前,他几乎不可能抓不住,实际上却可望而不可即,他的梦想已经远远逝去了。又

  如书中六次出现的“埃克尔堡大夫的眼睛”是蓝色的,“若有所思,阴郁地俯视这片阴

  沉沉的灰堆”。它象征不幸和灾难。在情节发展的关键之处,这双眼睛好像复活了,它

  仿佛看着盖茨比去跟汤姆摊牌,又预见到威尔逊要去杀死盖茨比。浑身铜臭的黛茜爱穿

  白色的上衣和裙子,宛如纯洁可爱的天使,其实她的灵魂污点斑斑。这象征纯洁的白色

  像一面洁白的镜子,把她的灵魂深处暴露无余。盖茨比重温旧梦的幻想一去不复返了。

  小说通过完美的艺术形式描写了20年代贩酒暴发户盖茨比所追求的“美国梦”的幻

  盖茨比与黛茜的恋爱和分手本来是个很普通的爱情故事。但作者出手不凡,把盖茨

  比热恋的姑娘当作青春、金钱和地位的象征,当作*手段追求富裕物质生活的“美国

  梦”。盖茨比为了追求黛茜耗尽了自己的感情和才智,最后葬送掉自己的生命。他天真

  地以为:有了金钱就能重温旧梦,赎回失去的爱情。可惜,他错了。他看错了黛茜这个

  粗俗浅薄的女人。他看错了表面上灯红酒绿而精神上空虚无聊的社会。他生活在梦幻之

  盖茨比是20年代典型的美国青年。他的遭遇正是欢歌笑舞的“爵士时代”的写照。

  作者为小说设计了一个“双重主人公”尼克·卡罗威。他的重要性在许多方面不亚

  于主人公盖茨比。他既是故事的叙述者和评论者,又是小说中一个重要人物。他与矛盾

  着的双方都有千丝万缕的关系。他是盖茨比的邻居和朋友,又是黛茜的表哥、汤姆的同

  学,还热恋着黛茜的好友乔丹。他充当了盖茨比和黛茜分别5年后重新见面的牵线人,

  又成为盖茨比重温旧梦的批评者和他惨遭杀害的同情者。他虽然跻身于长岛豪华的住宅

  区,但他既不是汤姆所代表的“荒原时代”的精神世界的公民,也不是盖茨比所代表的

  盲目崇拜黛茜的脱离现实的梦幻世界的同路人。他代表美国中西部的传统观念和道德准

  则。他对于盖茨比追求失去的幸福的梦幻有许多中肯的批评,对于讲究外表而内心卑俗

  的汤姆和黛茜则进行了公正的鞭挞。盖茨比死后,昔日的宾客一个也不露面,黛茜则陪

  丈夫远远离去,尼克一针见血地指出了社会的虚伪和无情,使读者对于盖茨比所追求的

  小说采用第一人称的叙事手法,仿佛书中发生的一切都是尼克的亲身见闻,不加虚

  饰,493333管家婆图麦当娜、碧昂丝不约而同做了同一件事情!令人感到亲切可信。尼克和盖茨比两人从陌生到认识,感情上既有距离,又有融和,

  富有多种层次的结合和区别,写得脉络清晰,恰到好处。这种把不同的观点巧妙地统一

  在一部小说中,使作品具有深刻的内涵和严密的结构,正是作者独特的艺术成就。

  作者在叙述中还运用了许多丰富生动的比喻,使人物的感情起伏和场景的变换增添

  了抒情的色彩。精采的比喻常常被用来渲染梦幻的气氛,表达精神的空虚。如尼克初次

  到汤姆家,看到黛茜和她女友贝克坐在沙发上“活像浮在一个停泊在地面上空的大气

  球”,后来才“慢慢地降落地面”。盖茨比在家里第一次与黛茜重逢时伸手去抓她的手,

  以一种创造性的热情投入了他的梦幻。“不断添枝加叶,用飘来的每一根绚丽的羽毛加

  以缀饰”。这些梦幻是“牢牢地建立在仙女的翅膀上的”。内涵深刻的比喻把盖茨比对

  小说还运用了象征的手法来揭示人物内心的活动与环境的冷酷。比如:西卵码头尽

  头有一盏绿灯,盖茨比常常在晚上孤独地望着它,伸开双手想去拥抱它——那青春和爱

  情的象征,仿佛是黛茜的化身。小说末了,尼克又想起了盖茨比信奉这盏绿灯,似乎近

  在眼前,他几乎不可能抓不住,实际上却可望而不可即,他的梦想已经远远逝去了。又

  如书中六次出现的“埃克尔堡大夫的眼睛”是蓝色的,“若有所思,阴郁地俯视这片阴

  沉沉的灰堆”。它象征不幸和灾难。在情节发展的关键之处,这双眼睛好像复活了,它

  仿佛看着盖茨比去跟汤姆摊牌,又预见到威尔逊要去杀死盖茨比。浑身铜臭的黛茜爱穿

  白色的上衣和裙子,宛如纯洁可爱的天使,其实她的灵魂污点斑斑。这象征纯洁的白色

  像一面洁白的镜子,把她的灵魂深处暴露无余。盖茨比重温旧梦的幻想一去不复返了。